您当前的位置:千讯科技网资讯新闻正文

黑救护车打伤同行 铁棍互殴要把人打残场面吓人

发布日期:2018-04-14 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唐禹哲
黑救护车打伤同行,铁棍互殴要把人打残场面吓人。黑救护车这个名词大家可能并不陌生,但你知道黑救护车这个行当竞争有多激烈吗?一黑救护车司机,为了抢夺生意,竟然派人打伤同行,用铁棍子殴打人,还口口声声要把对方打残,实在是太嚣张了!

今天上午,高进牌在朝阳法院受审,检方指控其犯有控寻衅滋事罪。据悉,高进牌在地坛医院门口已经盘踞了3年多,以介绍黑救护车生意为生。

高进牌今年34岁,河北人。据记者了解,高进牌曾经在丰台开黑救护车,后来就是因为抢活被打,2013年“转战”朝阳区崔各庄乡的地坛医院,在医院门口给病人家属发放黑救护车的小广告,专门接运送病人回老家的活儿。高进牌自己没有救护车,属于中间“拼缝”,挣差价。

检方指控,2016年7月9日1时许,在朝阳区地坛医院南门停车场内,因黑救护车抢活一事与41岁的黑龙江人王某发生争执。高进牌伙同他人将黑救护车上的王某和付某打伤,致二人轻微伤,并将王某驾驶的车辆砸损,经鉴定损失价格为2720元。

上午,王某、付某以被告人身份出现在法庭上。二人称当天打人的有七八个,有拿木棍的、有拿铁棍的,还有人喊,“给他打残了。”他们的车被砸了,车上付某2万多现金、王某脖子上的金项链都被人抢了。

“他(高进牌)长期在那个医院,我们只要进医院就不行。”王某说。

高进牌自称,7月8日,是患者家属先给他打电话说让安排一辆救护车去山东菏泽,他便打电话给一个姓温的人,让他安排救护车到地坛医院接人。

9日零点,他安排的救护车先到了医院。等候的过程中,又有一辆冀字牌的救护车开进医院。高进牌下车问司机,“拉什么活?”司机说拉一个病人到山东菏泽。高进牌说“这个活儿我也跟这等着呢”,之后双方发生撕扯。

但患者家属申先生并未给高进牌打过电话,而是通过网络联系到付某等人的车辆,并约在医院门口见面。申先生在证词中证实,当天他们乘坐租来的救护车进医院,有人拦着不让进,后来他们都被打了。

申先生回忆,进医院一小时前他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,对方问“你们是不是有人要出院?6500走不走?”他说自己从没联系过这个号码,问对方怎么知道的,对方说了句“你别管了”就挂了。

黑救护车是什么来头?

关于救护车的来源,付某说救护车是她买的,车辆挂靠在河北保定某门诊部下,接活都不带医护人员。但该门诊部不为其出具任何材料,救护车的损失门诊部也不出面,让付某自己解决。王某还称,“地坛医院有熟人经常给我们介绍活。”

高进牌也承认,他找来的救护车也是这种情况,属于个人购买挂靠在其它医院,车上都没有大夫。“用大夫的就不接,需要大夫,他们自己打999、120就行。”

但随后高进牌无意间提到当天接的病人住在ICU病房,法官听到后,当即询问高进牌:“你等会,你说病人住ICU?住ICU的病人不需要医生吗?”高进牌愣了一下,随即答到,“有的病人放弃治疗了。”

为何高进牌能够在地坛医院盘踞这么多年?高进牌说,自己认识地坛医院承包停车场的张某,是他“社会上的大哥”,为了长期在此拉活他经常请张某吃饭。张某2006年来京务工,2008年曾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,刑满释放后就在朝阳区这家地坛医院管理停车场。但张某否认和高很熟。

黑救护车横行市场,抢地盘、乱收费、甚至相互之间血拼。黑救护车已经成为多地急救和病人转运服务领域中的突出问题,给患者生命和财产安全带来了较大威胁。毕竟,这事关患者的生命安全。

救护车不做转运病人的事,却只借着救护车的身份出去发医疗广告。在混乱的救护车运营市场,这还不是最出格的。更加肆无忌惮的是黑救护车趁人之危收黑钱,并且抢占外地转运,设置如“人死不负责”的“免责条款”。据《新京报》调查,与外地转运的庞大需求相对应的,是正规救护车外地转运服务严重不足。

但是,规范救护车市场,仅仅靠严打黑救护车还远远不够。资料显示,北京急救中心2012年有400辆救护车,北京市红十字会2012年有203辆救护车。这一数字甚至要低于2008年时的救护车保有量。救护车配置不足,已经让日常市区内的救护车服务显得力不从心,而在外地转运服务上,则尤其捉襟见肘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